【豆干屋藏危机系列2】墙墙相连失火堪虞只能从二楼跃下自救

【豆干屋藏危机系列2】墙墙相连失火堪虞只能从二楼跃下自救【豆干屋藏危机系列2】墙墙相连失火堪虞只能从二楼跃下自救【豆干屋藏危机系列2】墙墙相连失火堪虞只能从二楼跃下自救【豆干屋藏危机系列2】墙墙相连失火堪虞只能从二楼跃下自救【豆干屋藏危机系列2】墙墙相连失火堪虞只能从二楼跃下自救

槟城五条路豆干屋週三清晨发生夺命大火,豆干屋街坊对马青丹绒区团团长兼彭加兰哥打区协调员林瑞木痛失4名至亲感到伤心难过,也让他们对无后门、空间窄小的居家环境,在意外事故发生时“无路逃”深感担忧。

1991年搬到五条路豆干屋居住的陈秀桂(75岁),是这里的第一代居民。小小一间豆干般的屋子,这些年来给了她们一家老少温暖有爱的家,为她们挡风遮雨。然而,潜伏的危机也她提心吊胆。

挡风遮雨 蜗居温暖有爱

日前发生夺命大火的单位与陈秀桂的屋子并非同一排,而是在她家后几排,即面向槟榔河,“这里很少发生火患,那天发生大火并夺走4条宝贵的生命,大家都很伤心难过。”

她说,她家没后门,前后排屋子的后墙相连一起,发生意外都没路逃,尤其若发生火患,更可能一间接一间失火,就是想想也觉得非常可怕。

“唯一能做的,就只有从楼上跳下来,不然就没有其它的逃生路可逃。”

她与街坊都知道住家隐藏着的危机,但问她有没有做些準备,想想办法在意外发生时往哪儿逃,她摇头答不出来,就如她说的没路逃一样。

“担忧也不能怎样,这儿毕竟是我的家,小小空间好夕也给了我一个温暖舒适的家及生活,为我一家挡风遮雨。”

亲友都在附近 仍像同住

陈秀桂与丈夫的家人早年住在头条路一带,祖屋受光大发展计划影响,一家五口才入住豆干屋,大家庭虽然从此被迫“分家”,所幸大家的屋子就在左右前后,还算是在一起,过年时只需走几步路,就能到彼此家拜年。

她指出,豆干屋有如豆干,一块一块连接起来,前排屋子后部连接后排屋子的后部。

“这里一排长长的屋子,我没算过有几间,但同排屋子的门牌号码都相同,就如这一整排24号,后面一整排26号,每间屋子再以A、B、C顺序来分。”

她说,除了角头间及中间屋子较大,其他单位大小约700方尺,底层为客厅、厨房,楼上则是2间睡房,当年的屋价从3万5000令吉至超过5万令吉不等,视屋子大小而定。

生活不便 庆幸邻里体谅

豆干屋空间小,生活上有诸多不便,所幸左邻右里都能互相体谅。

她说,厨房移到大铁门旁,与隔壁只有半墙之隔,“我与隔壁家的共同围墙高只有一半,另一半是铁花及过后再钉上的木板。”

她说,邻居家种有班兰叶,有时煮糖水就去剪来用,还会互相帮忙上巴剎买菜。

“我们这里停车位也有限,我们这一排把车停在屋前了,对面的邻居就把车停在屋外附近路旁,大家都会互相体谅。”

给屋子留空间 不买家具

陈秀桂说,屋子空间小,当年她几乎把家具都扔了,只带着一个衣橱及小冰箱迁入。

她指出,屋子空间小、屋身又矮,初时确实适应不过来,而且过了这幺久,也都不敢买家具,深怕为小屋增加“负担”。

她家里从没出现过橱柜、吊扇,随后才从中国带回来唯一一把小型吊扇,近年沙发坏了,她也索性不买,改放两张躺椅,她与丈夫一人一张,给屋子留些空间。

她说,屋子原有的设计非常不便,沖凉房及厕所相连,厨房就在旁边的小角落,就只有一扇窗户大小,而旁边就是客厅了,楼上则是两间睡房,空间一样大不了多少。“还真的是一进屋就一眼看完,进屋走没几步就到尽头。”

安全起见 厨房移出屋外

她指出,为了安全及方便,许多居民把厨房移到屋外铁门旁去,她也一样,沖凉房及厕所则隔成两格,沖凉房及厕所之间所空出的小空间再设个洗手盆,方便一家人的日常生活。

进门就是厨房,所以她家的灶神是安在屋前的,这对豆干屋居民来说是见惯不怪;有者家里没煮食,就索性拆掉厨房,也没安灶神了。

“刚搬来时,真是什幺都没有,大铁门、围墙、遮阳篷都没有,我们后来才慢慢建设起来,让小空间居住起来更方便。